品析,斟酌,赏阅

武季子哀辞(清)方苞

2021-09-07 14:56:01 栏目:文言文
TAG:
康熙丙申夏,闻武君商平之丧[1],哭而为墓表,将以归其孤[2]。冬十月,孤洙至京师[3],曰:“家散矣;父母、大父母、诸兄七丧,蔑以葬[4],为是以来。”叩所学,则经书能背诵矣。授徒某家,冬春间数至,假唐、宋诸家古文自缮写。首夏[5],余出塞,返役,而洙死已浃日矣[6]。

始商平友子三人[7],余皆见其孩提以及成人[8],长子洛为邑诸生,卒年二十有四。次子某,年二十有一,将受室而卒。洙其季也。亿洙五六岁时,余过商平,常偕群儿喧聒左右。少长,抱书从其父往来余家。及至京师,则干躯伟然。余方欲迪之学行以嗣其宗[9],而遽以羁死[10]。有子始二岁。

商平生故家,而窭艰迫厄视细民有甚焉[11]。又父母皆笃老烦急[12],家事凌杂,米盐无几微[13],辄生瑕衅[14],然卒能约身隐情以尽其恩,而不愆于义[15]。余每叹其行之难也。而既赢其躬[16],复札其后嗣[17]。呜呼:世将绝而后乃繁昌者,于古有之矣,其果能然也邪?

洙卒子丁酉十月十日[18],年二十有一,稿葬京师郭东江宁义冢[19]。余志归其丧[20],事有待,先以鸣余哀。其辞曰:

嗟尔生兮震愆[21],罹百忧兮连延[22],蹇孤游兮局窄[23],命支离兮为鬼客[24]。天属尽兮茕茕[25],羌地下兮相从[26]。江之干兮淮之汭[27],繄先灵兮日延企[28]。魂朝发兮暮可投,异生还兮路阻修[29]。孺子号兮在室,永护呵兮无失[30]。

注释:

[1]武君商平:武商平名文衡,溧水县岁贡生。方苞之兄百川的好友。[2]归:通“馈”。赠送。孤:死了父亲的孩子。[3]洙:武洙,武商平的三儿子。[4]蔑:无。[5]首夏:初夏。[6]浃日:十日。见《国语楚》下:“远不过三月,近不过浃日”《注》:“浃日,十日也。”[7]友:有。姚鼐《古文辞类纂》作“有”。[8]孩提:婴幼儿,《孟子尽心》上:“孩提之童,无不知爱其亲也。”注:“孩提,二三岁之间,在襁褓,知孩笑,可提抱者也。”[9]迪:启发。嗣其宗:继承武氏的宗族。[10]遽:突然。[11]窭艰:贫困。《诗邶风北门》:“终窭且贫,莫知我艰。”朱熹《集传》“窭者,贫而无以为礼也。”郑《笺》“艰,难也。”迫厄:生活窘迫。视:比。细民:小百姓。[12]笃老:年纪很老。《汉书疏广传》:“(广)上书乞骸骨,上以其笃老,皆许之。”烦急:心情烦躁不安。[13]几微:很少一点。[14]瑕衅:等于说矛盾。瑕,玉之疵。衅,瑕隙。[15]愆于义:违反道义。《左传定公十年》:“于德为愆义,于人为失礼。”[16]赢:瘦弱。[17]札:夭死曰札。见《左传昭公四年》:“民不夭札”《注》:“短折为夭,夭死为札。”[18]丁酉:康熙五十六年(1717)。[19]稿葬:用草裹尸埋葬。意思是草率地埋葬。义冢:掩埋客死者、无主尸体的公墓。[20]志归其丧:决意把他的遗体运回家乡。[21]震愆:遭逢盛大的灾祸。[22]罹:遭受。百忧:种种忧患。连延:一个接一个地连绵不断。[23]蹇:发语词,通“謇”。局窄:犹局促、窘迫。[24]命:命运。支离:乖蹇。鬼客:他乡之鬼。[25]天属:亲属。《庄子山木》:“林回弃千金之壁,负赤子而趋。……或曰……何也?”林回曰:“彼以利合,此以天属也。”《疏》:“赤子亲属也。”后世称有血缘关系的直系亲属为天属。茕茕:孤独的样子。[26]羌:发语词。相从:相随。[27]汭:河流的隈曲处。[28]繄:发语词。延企:伸颈以望。曹植《闲居赋》:“登高丘以延企。”[29]异生:指魂魄。阻修:阻隔而遥远。[30]护呵:犹呵护。呵禁守护。

本文写于康熙五十六年(1717)。记述家境贫寒的武季子,不幸又客死京师,只留下一个两岁的孤儿,情况十分悲惨。文笔委婉曲折,参差有致,催人落泪。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pxi11.cn/s-14318.html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