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析,斟酌,赏阅

“黎贯,字一卿,从化人”原文及译文解析

2021-11-18 16:28:01 栏目:文言文
TAG:

黎贯,字一卿,从化人。正德十二年进士。改庶吉士,授御史。刷卷福建,劾镇守内官尚春侵官帑状,悉追还之。世宗入继,贯请复起居注之制,命词臣编类章奏备纂述,从之。登极诏书禁四方贡献,后镇守中贵①贡如故。贯上言:“陛下明诏甫颁,而诸内臣曲说营私,希恩固宠。其假朝命以征取者谓之额,而自挟以献者谓之额外。罔虐百姓,致朝廷之泽壅而不流,非所以昭大信,彰君德也。”

嘉靖二年,帝从玉田伯蒋轮请,于承天立兴献帝②家庙,以轮子荣奉祀。贯言:“陛下信一谀臣之说,委祀事于外戚。神不歆非类,献帝必将吐之。”不听。寻疏言:“国初,夏秋二税,麦四百七十一万,而今损九万。米二千四百七十三万,而今损二百五十万。以岁入则日减,以岁出则日增。乞敕所司通稽祖宗以来赋额及今日经费之数,列籍上闻。知赋入有限,则费用不容不节。”帝嘉纳焉。

出按江西,父丧归。久之,起故官。会帝从张孚敬议去孔子王号改称先师并损笾豆佾舞之数编修徐阶以谏谪御制《改正祀典说》,颁示廷臣;而孚敬复为《祀典或问》,以希合帝意。议已定,贯率同官合疏争之。帝震怒,曰:“贯等谓朕已尊皇考为皇帝,孔子岂反不可称王?奸逆甚矣。其悉下法司按治。”于是都御史汪鋐言:“比者言官论事,每挟众以凌人曰:‘此天下公议也’,不知倡之者止一人。请究倡议之人,明正其罪。”帝然之。已而刑部尚书许赞等上其狱,当赎杖还职,帝特命褫贯为民。久之,卒于家。

方贯等上疏时,礼科都给事中华阳王汝梅亦率同官抗论,且曰:“陛下万几之余,留神典礼,甚盛举也。但恐生事之臣望风纷起,今日献一议,谓某制当革,明日进一说,谓某制当复,国家自此多事矣。况祖宗成法,守之百六十年,纵使少不如古,循而行之,亦未为过,何必纷纷事更易乎?”帝览奏,斥其违旨,以《祀典说》示之。

(节选自《明史•列传第九十六》)

【注】(1)镇守中贵:皇帝派往各地的镇守太监。(2)兴献帝,明世宗生父,明世宗追尊生父为皇帝一事引起了朝廷长期争论。

10.对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3分)

A.会帝从张孚敬议/去孔子王号/改称先师/并损笾豆佾舞之数/编修徐阶以谏谪/

B.会帝从张孚敬/议去孔子王/号改称先师/并损笾豆佾舞之数/编修徐阶以谏谪/

C.会帝从张孚敬/议去孔子王/号改称先师/并损笾豆佾舞之数编修/徐阶以谏谪/

D.会帝从张孚敬议/去孔子王号/改称先师/并损笾豆佾舞之数编修/徐阶以谏谪/

11.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庶吉士,是明清两朝时翰林院内的重要职位,明代往往由通过科举考试的进士中选择优秀者担任此职,许多内阁成员都有庶吉士经历。

B.刷卷,明代地方科举步骤之一。每年乡试时,朝廷派遣御史参与主持地方的科举考试并检验、复核考试试卷,防止出现徇私舞弊的现象。

C.皇考,古时对亡父的尊称,也可用来称呼先祖,如屈原《离骚》中写到“朕皇考曰伯庸”。这一称谓从宋徽宗时起成为皇家专称,用以称呼先皇。

D.都给事中,明代谏言、监察之官。明代将给事中按六部分为六科,每一科的掌印长官称都给事中,官位仅七品,却能封驳圣旨,监察六部。

12.下列对原文的理解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黎贯重视民间疾苦,揭露盘剥百姓的行为。他在明世宗登基不久就上疏检举镇守太监以额外的名义大肆进贡物品来谋取皇帝宠信的行为。

B.黎贯能够坚持己见,不在朝堂上迎逢上意。他认为皇帝任命的外戚祭祀兴献帝家庙是错误的,因为先帝神灵不保佑不同家族的人。

C.黎贯工作恪尽职守,建言开展财税核查工作。他发现朝廷财政日益恶化,请求下诏让有司考核并通报建国以来赋税数额,查明财政实情。

D.黎贯坚守儒家正统,反对随意更改礼仪。他率领同僚一起上书,批评明世宗颁布施行的祭祀典礼不恰当,这是后来他被罢免的重要原因。

13.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罔虐百姓,致朝廷之泽壅而不流,非所以昭大信,彰君德也。(6分)

(2)况祖宗成法,守之百六十年,纵使少不如古,循而行之,亦未为过,何必纷纷事更易乎?(4分)

参考答案

10.A【解析】“去”的宾语是“孔子王号”,“编修”是官名。

11.B【解析】元代由肃政廉访使清查所属各衙门处理狱讼案件有无拖延枉曲。称“刷卷”,明代承袭并发展了这一制度,排遣御史到地方“刷卷”,其意是代表皇帝出巡,清查地方违法行为。

12.B【解析】“神不歆非类”的意思是“神灵不享用非本族的祭品”。

13.翻译:

(1)欺骗残害百姓,致使朝廷的恩泽闭塞不流畅,不能用来彰明朝廷的信誉,显示君主的恩德。(罔、虐、壅、所以、昭、彰各1分)

(2)况且祖宗创建的制度,保持了一百六十年,即使略有不如古代的地方,因循执行下去,也没有过错,何必处处加以修改呢?(前两句和最后两句各1分,第三句、第四句每句1分)

参考译文

黎贯,字一卿,从化人。正德十二年考取进士,改翰林院庶吉士,授官御史。前往福建刷卷,弹劾镇守太监尚春侵夺公款的行为,并尽数夺回交还。世宗继承皇位,黎贯请求恢复记录起居注的制度,并请求文学侍从将文章分类编排以备撰写。皇帝听从了他的建议,虽然登基诏书禁止各地进贡,但是后来各地的镇守太监仍然像以前一样进贡。黎贯进言说:“陛下诏书刚刚发布,各位宦官便曲解圣意来营私,邀恩以巩固其受宠的地位,他们假借朝廷命令征收的贡品为定额贡品,而称自己进献的为额外贡品,欺骗残害百姓,致使朝廷的恩泽闭塞不流畅,不能用来彰明朝廷的信誉,显示君主的恩德。”

嘉靖二年,皇帝听从玉田伯蒋轮的请求,在承天为兴献帝建立家庙。让蒋轮的二字蒋荣负责祭祀。黎贯上言说:“陛下听从一个阿谀奉承的臣子的话,将祭祀之事委派给外戚。神灵不享用非本族之人的祭品,兴献帝一定会将祭祀之物吐出不受。”皇上不听从,黎贯又说:“建国之初,夏秋之税,共收麦471万石,可今天减去9万,收来2473万石,而现在减去250万石。每年收入日渐减少,可每年的开支却日渐增加,请求敕告主管部门通盘考核太祖以来赋税数额及现在经费的数额,造册上报。既然知道税收有限,费用就不能不节省。”皇上嘉许并采纳了他的意见。

黎贯外任江西巡按,因父亲生病回家。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担任原来的官职。适逢皇帝听从张孚敬的建议,去除孔子王号,改称先师,并减少笾豆佾舞的数量。编修徐阶因为劝阻遭到贬职。皇上亲自撰写《改正祀典说》,颁布给朝臣看;张孚敬又编写《祀典或问》以应和皇上的心意。此事论定后。黎贯联合同僚一起上疏争议。皇帝发怒说:“黎贯说朕既已追尊皇考为皇帝,孔子难道反而不可以称王?真是奸诈悖逆至极。将他们全部送交刑部审治。”于是都御使汪鋐进言说:“近来谏议官议事,每每依仗势众而欺骗人说‘这是天下的公议’。岂知倡议者只有一个人。请求皇上追究倡议的人公开判罪。”皇上同意他的意见,不久刑部尚书许赞等人汇报黎贯的案子,应当以赎金免去廷杖后复职,皇上特地下令夺取黎贯官职变为平民。过了一段时间后,黎贯在家中去世。

黎贯等人上疏的时候,礼科都给事中华阳人王汝梅也率领同僚上疏争议,并说:“陛下日理万机之余,留意典礼,是很大的盛举。但恐怕好事的臣子纷纷望风而起,今天献一个建议,说某个制度要改革,明天上一个建议,说某个制度要恢复,国家从此就多事了。况且祖宗创建的制度,保持了一百六十年,即使略有不如古代的地方,因循执行下去,也没有过错,何必处处加以修改呢?”皇上阅览奏章后,斥责他违背旨意,把《祀典说》拿给他看。


江进之传

江进之,楚之桃源人也。公生于农家,稍长,知刻苦读书,有异才。天性孝友,肫诚无忮害。乙酉,举于乡。壬辰,举于南宫,为长洲令。

长洲固剧邑,公专以恩信治之,不为掊击。其与民语,若父子然,温温惟恐伤之。诸缙绅居间牍如山,度其不甚挠法者从之,不尽格也。或不从,拂其意,以疾声厉色加公,公亦不怒,好言谢之。公虽居贫,然视财如粪土,士大夫过者如归,皆欢然以去。其于寒士,尤加嘘植。其有才者,曲礼下之,甚至分俸以遗。公固贫,为令久,益贫。

是时予中兄中郎,为吴县令。公与中郎游,若兄弟。行则并舆,食则比豆。上官至,有小酬应,不必中郎知,公皆代为之。或当事者向公才吴令,公闻之若甘露洒而清风拂也。公好作诗,政事之暇,与中郎大有唱和。中郎所作诸集,皆公为叙,文如披锦,为一时名人所叹。中郎以病去吴,公如失左右手。

久之,公补铨曹,不能具装。后有人中伤之者,遂改廷尉。人为公惜。公曰:“自吾为诸生时,望不及此。及为吏,治烦剧处,心思营怦,头须为白。幸不遭褫逐,承乏廷尉。廷尉事省,吾素有述作之志未竟,今可如愿,吾志毕矣。”

以故公益闭门读书,暇则为诗文。诗多信心为之,或伤率意,至其佳处,清新绝伦。文尤圆妙。予伯兄、仲兄及予,皆居京师,与一时名人于崇国寺葡萄林内,结社论学,公与焉。

公体素羸,后以苦思逾甚。主试于蜀,旋升按察司佥事,视蜀学政,公竟卒于蜀,得年仅五十。自为令时,多所负,其子禹疏以赙金稍稍完之,尚十不二三。甚矣,贫吏之苦也!公所著述甚多,行于世,兹不具述。

外史氏曰:古之诗文大家籍中,有可爱语,有可惊语,亦间有可笑语。良以独抒机轴,可惊可爱与可笑者,或合并而出,亦不暇拣择故也。以此诗文不贵无病,但其中有清新光焰之语,独出不同于众,而为人所欲言不能言者。进之诗可爱可惊之语甚多,中有近于俚语者,无损也。稍为汰之,精光出矣。

6.对下列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或不从,拂其意拂:违背

B.久之,公补铨曹铨:选拔官吏

C.幸不遭褫逐褫:削职

D.视蜀学政视:巡视

7.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江进之年轻时就才能杰出,读书刻苦,孝顺友爱,待人真诚,从不嫉妒陷害他人。

B.袁中郎担任吴县县令时,与江进之形同兄弟,二人同车同饮,闲暇时便共同唱和。

C.人们为江进之改任廷尉而感到惋惜,但他本人认为廷尉一职是他做官最大的追求。

D.江进之做县令后,仗义好施,死后留下债务,他儿子用丧葬费偿还,远不能还尽。

8.把文中画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8分)

(1)诸缙绅居间牍如山,度其不甚挠法者从之,不尽格也。

(2)或当事者向公才吴令,公闻之若甘露洒而清风拂也。

9.请根据文意,简要概括作者对江进之的诗文的评价。(4分)

参考答案

6、D 视:官员处理政事

7、C 廷尉一职是他做官最大的追求 错

8、(1)官员们的调解文书繁多,估计没有过于曲解破坏法律的就听从他们,不全部阻止。

(2)有当权的人对江公赞扬吴县县令的才能,江公听到后就像甘露洒身,清风拂面一样(高兴)。

9、写作出于本心;风格清新圆妙;多有可爱可惊之语;语文有近俚语,需要精简。



纯礼字彝叟以父仲淹荫知陵台令兼永安县永昭陵建京西转运使配木石砖甓及工徒于一路独永安不受令 使者以白陵使韩琦,琦曰:“范纯礼岂不知此?将必有说。”他日,众质之,纯礼曰:“陵寝皆在邑境,岁时缮治无虚日,今乃与百县均赋,曷若置此,使之奉常时用乎。”琦是其对。还朝,用为三司盐铁判官,以比部员外郎出知遂州。沪南有边事,调度苛棘,纯礼一以静待之,辨其可具者,不取于民。民图像与庐,而奉之如神,名曰:“范公庵”。草场火,民情疑怖,守吏惕息俟诛。纯礼曰:“草湿则生火,何足怪!”但使密偿之。库吏盗丝多罪至死,纯礼曰:“以棼然之丝而杀之,吾不忍也。”听其家趣买以赎,命释其株连者。除户部郎中,京西转运副使,徽宗立,以龙图阁直学士知开封府。前尹以刻深为治,纯礼曰:“宽猛相济,圣人之训。方务去前之苛,犹虑未尽,岂有宽为患也?”由是一切以宽处之。中旨鞫享泽村民谋逆,纯礼审其故,此民入戏场观优,归途见匠者作桶,取而戴于首曰:“与刘先主如何?”遂为匠擒。明日入对,徽宗问何以处之,对曰:“愚人村野无所知,若以叛逆蔽罪,恐辜好生之德。以不应为杖之,足矣。”曰:“何以戒后人?”曰:“正欲外间知陛下刑宪不滥,足以为训尔。”徽宗从之。纯礼沉毅刚正,曾布惮之,激驸马都尉王诜曰:“上欲除君承旨,范右丞不可。”诜怒。会诜馆辽使,纯礼主宴,诜诬其辄斥御名,罢为端明殿学士、知颍昌府,提举崇福宫。五年,复左朝议大夫,提举鸿庆宫。卒,年七十六。(节选自《宋史:范纯礼传》)

10、下列对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3分)

A、纯礼字彝叟/以父仲淹荫/知陵台令兼永安县/永昭陵建京西转运使/配木石砖甓及工徒于一路/独永安不受令/

B、纯礼字彝叟/以父仲淹/荫知陵台令兼永安县/永昭陵建/京西转运使配木石砖甓及工徒于一路/独永安不受令/

C、纯礼字彝叟/以父仲淹/荫知陵台令兼永安县/永昭陵建京西转运使/配木石砖甓及工徒于一路/独永安不受令/

D、纯礼字彝叟/以父仲淹荫/知陵台令兼永安县/永昭陵建/京西转运使配木石砖甓及工徒于一路/独永安不受令/

11、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一项是(3分)

A、陵寝是帝王死后安葬的陵墓,陵墓建成后,还需设置守陵奉祀的官员以及禁卫。

B、“株”,本义树根,根与根间紧密相连,因而“株连”又指一人有罪而牵连他人。

C、前尹在文中指开封府前任府尹;“尹”为冠名,如令尹、京兆尹,是知府的简称。

D、御名指皇帝名讳,古代与皇帝有关的事物前常加“御”字,如御玺指皇帝印信。

12.下列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纯礼敢于抗言,受到韩琦赏识。主管官员分配劳赋不当,他有理有据地提出异议,认为永安县负责陵寝日常维护,不应与各县均等,得到陵使韩琦认同。

B.纯礼关怀下述,处分重在惩戒。他在遂州任上对下属宽厚,草场失火,守吏惶恐等候诛杀,库吏因盗丝将被处死,他均认为罪不至死而采用赔偿的惩处。

C.纯礼鉴察往事,治事去苛从宽。在开封府任上,有村民被误告谋逆,他发现事实并非如此,认为应判杖刑,并以彰显皇上刑罚不滥为由,征得皇上认可。

D.纯礼坚毅刚直,不幸遭人算计。他的正直让曾布恐惧,曾挑唆驸马都尉王诜诬告纯礼,王即借纯礼宴请辽使事构陷纯礼,致使纯礼蒙冤,最终遭到免职。

13.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方务去前之苛,犹虑未尽,岂有宽为患也。

(2)愚人村野无所知,若以叛逆蔽罪,恐辜好生之德。

参考答案

10.D

11.C 不是知府的简称。

12.D 降职没有被免职。“罢为端明殿学士、知颍昌府”,说的是范纯礼被罢去端明殿学士的职位,做了颍州府的知府。该项曲解原文,“最终遭到免职”是无中生有。

13.(1)正尽力去除先前的苛责,尚且担心做得不够,哪有宽松成为祸患的呢。

(2)愚人粗鲁无知,如果以叛逆定罪,恐怕会辜负陛下爱惜生灵的仁德。

参考译文:

纯礼字彝叟,因为父亲(范)仲淹荫庇,任知陵台令兼永安县。修建永昭陵(的时候),京西转运使在一路上摊派木石砖甓以及工匠劳役,只有永安县不接受命令。使者把这个事报告给陵使韩琦(白,说,报告),韩琦说:“范纯礼难道不知道此事吗?一定会有一个说法。”后来,大家质问他,范纯礼说:“陵寝都在本县境内,一年四季修缮整治没有停下来的时间,现在却与其它县平均赋役,不如将赋役搁置下来,用它来供奉平时的用度呢。”韩琦认为他的想法是对的。回到朝中,认命(他)为三司盐铁判官,以比部员外郎(身份)出任遂州知府(比部员外郎,官署名)。泸南有边防事务,征调赋税苛刻急迫,范纯礼一概冷静地对待此事,分辨其中可以备办的(具,备),不从民间榨取。百姓在房中悬挂“他的”画像,把他像神仙一样供奉,叫他为“范公庵”。草场起火,民心惊慌,守吏惊恐地等着被责罚(俟,等待)。范纯礼说:“草湿了就容易(淤积)起火,有什么奇怪的!”只是让他们暗中赔偿(了事)。库吏偷盗丝绸大多判死罪,范纯礼说:“因为纷乱的丝而杀人,我不忍心。”听任他的家人立刻花钱买下用以赎罪(趣,同“促”,急促)。认命户部郎中、京西转运副使(除,认命)。徽宗即位,以龙图阁直学士(职名)任开封知府。前任府尹治政苛刻严酷(尹,官名),范纯礼说:“宽厚和刚猛相互结合,这是圣人的教诲。正应该去除以前的苛刻,还担心做得不够,哪里会因为宽厚造成祸患的道理。”因此一概以宽大处理事务。皇帝圣旨审讯享泽村百姓谋反一事,范纯礼审察其中的原因,原来是这个百姓进入剧场看戏,回来的路上看到工匠制作木桶,(就)拿来戴在头上说:“和刘先主相比怎样?”于是被工匠抓住。第二天入朝应对,宋徽宗问怎样处理(此事),(范纯礼)回答说:“乡村的愚人无知,如果以叛逆定罪,恐怕违背了陛下好生之德,用不应该做这件事(的理由)杖责他,就足够了。”(宋徽宗)说:“凭这个怎么能使后人为戒呢?”(范纯礼)说:“正是想使外人通过此事知道陛下不滥施刑法,足以作为教训了。”宋徽宗听从了他。范纯礼沉毅刚正,曾布畏惧他(曾布,人名),(便去)激怒驸马都尉王铣说:“皇上想认命你为承旨(承旨,官名),范纯礼右丞不同意。”王铣很生气。正值王铣招待辽国使臣(馆,动词,招待),范纯礼主持宴会,王铣污蔑他直称皇上御名,罢免为端明殿学士、颍昌知府、崇福宫提举(提举,官名)。崇宁五年,复任左朝议大夫、鸿庆宫提举。去世,终年七十六岁。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pxi11.cn/s-16481.html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