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析,斟酌,赏阅

诗意江南

2021-12-07 18:56:02 栏目:散文
TAG:

江南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这一情结来得虽是轻歌曼舞细雨霏霏,留下的却是妙不可言刻骨铭心。回忆落下病根的初因,不能不记起一个人,他叫丁根芬,是我常熟中学的同学。一年的五一,我随他去了白茆的乡下,当土路曼延到大片的油菜花田里的时候,我被大片的油菜花深深地震撼了,很难想像,这竟是我心中第一个挥之不去的江南意象。等到日后,我邂逅了周庄,小桥流水人家再加上大片开得招蜂引蝶的油菜花,便是我心中江南的全部。

我心中的江南,自然有别于诗人笔下的江南,更不要说古人大家了。江南最初的意象,大概始于杨广的 流水绕孤村, 随后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应该是白居易的异化,至于小桥流水人家则是马致远的最后定格。江南的意象自从被文人墨客赋予格律诗的韵味后,越发千篇一律,像孪生姐妹般的不分彼此,逶迤蔓延。

江南不愧是出才子的地方,一种景象久了,就像黄梅天让人生出腻崴,最先憋不住的是戴望舒,一首《雨巷》给出了江南的另一种格局,另一种气象,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在小桥流水人家这些沉寂已久的物象里如清水出芙蓉,亮瞎了一个时代。人与物象等符号比,毕竟是鲜活的,何况是一个姑娘,更何况是一个手撑油纸伞像丁香一样的姑娘。

从1927年算起,80多年过去,当年的丁香姑娘保养的再好,也难免皱纹横生眼袋下垂,更何况丁香的忧郁与当今女子大多自信的性情已是格格不入,她们对丁香姑娘和那把油纸伞,与其说是喜欢,不如说是怀旧。

事情到了这个当口,也该着物种进化了,于是有了一种新形象,一个琥珀一样的女子粉墨登场。我的诗歌《在江南遇见琥珀一样的女子》发到微信圈,自然生出诸多评论。浙江安吉的青鸟商社(马云峰)说:朗诵的形式以诗言志,有诗配画配音的现代表方式,所以比戴望舒更煽情,更容易走进心里去。上海的朱律师毫不掩饰地振臂高呼:江南琥珀女子,男人的期待。Tina的话语有些自信:什么情况,有诱导美女对号入座的赶脚。

谁是琥珀一样的女子呢?诗歌里给出了容颜和内心的描述。

容颜靓丽可爱,给人丰富的想像空间:齐眉刘海/璀璨笑容/抑或一对弥漫的/像花一样绽开的酒窝。

内心清纯阳光,从善如流:一个荷花初绽/清纯脱俗的女子/她应该是,是一个/没有雨落时的哀怨/没有风起时的彷徨/在雨中,用愁云/与阳光结出彩虹的女子。

尽管琥珀一样的女子的形象跃然纸上,我在诗歌里还是加入了石板路、薰衣草的字眼,试图增加诗歌的外延和时代感。石板路强化了事件发生在江南的地域属性;薰衣草点明了琥珀女子所属的时代,她们面向开放的世界,融入时代。

如果诗歌的意境表现到此为止,给人的感觉还是浅显的,即使靠用愁云与阳光结出彩虹的女子的点睛,依然无法走进读者的内心,亵渎当代江南女性审美境界的嫌疑将难以规避。没有办法,我只能殚精竭虑地用特立独行为当代江南女子,实现量身定做的了断。

了断并不是结束,每个用心读过此诗的读者,都无法回避来自内心的诘问:为什么用这亿年形成的精华琥珀,来形容江南的女子,感觉是那么的贴切,那么的天衣无缝?我面对这暗藏的玄机,也是无可奈何,怪只能怪江南的女子,谁叫她们修炼成精的呢。

如此说来,看似完美,却有人看破天机,微信文心网的湘女不失时机地说了实话:诗歌不要写了,还是写小说好。好话实话都得听,心动不如行动,我真的要去写小说了,一个长篇,名字好记,叫《找不到北》。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pxi11.cn/s-17086.html

相关文章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