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析,斟酌,赏阅

知交半零落

2021-12-07 19:56:01 栏目:散文
TAG:

我经常做梦,梦见那些很遥远的朋友,几乎被我忘了的朋友。醒来,还纳闷,这些无端入梦的人和事,似乎发生在上辈子,却又那么真切。再要去细细搜寻细节,又是那么恍惚。

最近一段日子,晴空万里,白云薄淡,黄的红的花开满树。这是南方最舒适的季节。可是,我的心空落落的。忙碌完,独自徘徊在月色下的足球场,看着昏黄的路灯伸向远方,想着日子纷飞如蝶,又到了岁末。其实,我身边不乏朋友,一百多个同事,都住在这个大院子里。有年长的,有经历有能力的,和我相处七八年的天涯沦落客;有年轻的,多才多艺,洋溢着青春光芒的。我喜欢他们每一个人,即使稚嫩的犯傻的,毕竟,来自天南地北的我们在此相识了。时时处在青春的包围之中,心中充满阳光。可是,还是觉得心中总有一种不可触摸的寂寞。

曾经以为铁上一辈子的朋友,在我们尚且年轻的时候,就大都不知去向了。好的也只限于朦胧知道彼此大致的生活轮廓,就很难再有交汇了。在南国我工作生活圈中,真正算得上知交的为数不多,一挥手就散失在天南地北。假期回趟湖北老家,和十年未见面的老同学小聚,推杯换盏中,的确找回了几丝青春的痕迹。可是,除了老朋友手机的铃声和我一样是十五的月亮外,更多陷入的则是话不投机半句多的尴尬。

我仍然很想他们,和我结伴走十余里田间小路上学的狗熊,送我《读者》给我摘抄诗歌的小菜,热衷创办《萌芽》文学社的社友们,情同姐妹的小剑、云儿那时的我们,鸿雁传信,熟悉的字体历历在目。现在,坐在电脑前,打出来的字正规得如此陌生。他们都不见了。我当然可以费一点点心思找到他们,联系他们。可我不愿那么做,因为相见不如怀念,回忆太美好了。所幸,有一两个朋友在失落时聊以安慰。大家各忙各的,没有特别的事,偶尔说两句话,只是想证明自己仍然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不算老吧,可我老是觉得自己盛满沧桑,有知交的凋零与暗中的攀比为证。可是,我仍然很想他们,希望在一个拐角不经意地撞满怀惊喜,希望再一起披着雪花,骑着单车钻山洞、游谷城;希望再一次在雪地上留下一串串脚印,说着永远说不完的话。真想,真想再一次围着炉火大笑、流泪、回忆、聊那时的暗恋,一直聊到半夜,聊到天亮。天亮了,大家还是各走各的路,奔东西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pxi11.cn/s-17088.html

相关文章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