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析,斟酌,赏阅

凌寒蜡梅独自开

2021-12-07 22:28:03 栏目:散文
TAG:

冬天出彩的植物不多,蜡梅算是其中之一。

说起蜡梅,最纠结的就是蜡梅还是腊梅。前两年同事为了读小学的娃,专门研究过这个问题,结果一直惊动到南京的语文特级教师,她认为古代典籍中,虫字旁的用法更多,这里的蜡字是指蜜蜡色,代表梅花的黄颜色。老的是腊梅,寓意腊月开的梅。现在苏教版小学教科书上都是蜡梅,考试的时候要写蜡梅。

母校师专寿邱山两宜园东就有蜡梅,当年二十岁的我们扎着小辫在树下言笑晏晏。拎着画水粉的小桶,一高兴,就会把各种水粉笔撒落满地;结伴坐上公交穿过正东路高高密密的法国梧桐,去文物商店买美术用品;一起早退拿着饭盆去食堂打糖醋排骨再去,小园已封,落叶枯黄房舍破败,二楼窗口还有个落满灰尘、依稀像是伏尔泰的石膏像,静静看着人来人往。传说不久的将来这里要被置换。我们逝去的青春,今后只能在照片里寻找了。离开时,在后院闻到隐隐蜡梅香,这么多年,唯有蜡梅香如故啊。

上世纪90年代广告行业方兴未艾,对于我们这些专业的毕业生来说,到哪里都抢手。有同学去了广东,有去了上海,无锡。纠结之际去看同桌闺蜜,她为了爱情退学了。相约去宝塔山,那时候宝塔山还没有围墙,年少时我们并不懂得四季更迭变换的美。山坡上远远闻见幽香袭来,就是师专校园里熟悉的味道。于是循味而去,发现一片蜡梅树,枝丫疏影横斜,风骨傲然,一簇簇黄色的小花在阳光下闪着半透明的光亮,阳光透过花枝星星点点照在我们身上,花如张张俏俏的笑脸活泼泼缀满枝头。我觉得蜡梅是金庸武侠小说里娇俏绝美的黄衫少女,神秘淡雅。比如美女有浓妆艳抹,有清丽气质,我想蜡梅就属于后者吧。那时候的我忽然醍醐灌顶,从吃货的世界反转到花草的时空。世界上原来除了美味,还有更让人动容的东西,比如草木和诗意。

这份顿悟让我们几个就留在镇江这座小城,一瓢饮一箪食知足常乐。真的是太爱这座城市了,精致的山水城市,爱情之城。冬天的小城,哪里没氤氲着蜡梅暗香的浓浓生活温情呢?气质是一个人最好看的样子,我总感觉这句话是为蜡梅而说的。

古时候没地暖空调,更没机会飞去南方度假。古人的寒冬只能裹着棉衣围着火炉看书写字,在寒冷里会感觉时光特别漫长,冬至后进入数九,忽然看见外头有蜡梅嫣然绽放,这会让才子们眼睛一亮,让他们对暗香对蜡色爱恋不停,所以关于蜡梅的古诗古画实在是多。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是蜡梅为主角的山园小梅图;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因暗香,我想王安石的梅应该是蜡梅,千古传唱;小时候给孩子念过儿歌:蜡梅花脸儿黄,身上不穿绿衣裳。大雪当棉袄,风来挺胸膛。别的花儿怕风雪, 只有蜡梅放幽香。还有画家传下的蜡梅图更数不胜数,可见文人墨客对蜡梅的钟情喜爱。

再去宝塔山,那些蜡梅还在,时光让枝干更素心高洁。在凛冽的寒风中面对熟悉的草木,心旌摇荡,一瞬间的恍惚,就是二十多年的光阴倏然流淌。花是花,人却非当年的人,退学的闺蜜事业大成却遇婚姻问题。草木无言,时光无情。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植物不语,却看过人世间所有大起大落悲欢离合。

闺蜜说如果能做一株植物,她不愿当牡丹大富大贵,只愿做棵蜡梅,清浅平淡,超然度外,做一棵内心澄澈简单的素心梅。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pxi11.cn/s-17093.html

相关文章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