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析,斟酌,赏阅

同窗情

2021-12-07 22:56:02 栏目:散文
TAG:

我回来了。我很高兴。我的鼻息间仍然是那里的新鲜空气,我的耳畔是同学们之间亲切的言语,我的内心仍恋在这片熟悉的土地。

昭平台水库的水是那样清澈,那蓝色让人心醉;火红的石榴上仍然印映着强哥与张义的笑容,这是他家石榴树上摘下来的,现在,石榴们正在我家里窃窃私语,悄悄地打量着他们的新家呢!

我坐在客厅休息了很久,之后,关了灯。躺在沙发上,闭上双眼,回想今天的一切。

1985年高中毕业的同学们很多已经三十年没见面了,那时大都十八九岁。在同学的努力下,我们建起了八五届鲁山一高同学微信群,每天晚上,我们都会聊到很久,互相晒当年的照片,现在的容颜,晒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工作、家园。甚至有时,也互动唱歌、唱戏。

张义是我的同学,相见才知道,我俩都属马。为什么呢?因为,当年的同学们在一起上学,男生女生几乎不说话。真的,这是那个年代所特有的羞涩的青春。

我到江河厂以后,给张义打电话说,在菜市场第一家餐饮店喝胡辣汤。早上起来,我没有吃饭就是向往享用家乡这亲亲的香辣的胃口。胡辣汤里有粉皮,有豆腐丝,有浓浓的故乡情结,填充着从小到大对故乡空缺时段的氧气,这是故乡才能有的活力。

当我吃罢饭走出门口时,正碰到张义骑电动车走到门口,我们一下子就认出了对方。

我们在江河中学前留影,并拍摄这里的见闻传到同学微信群里与大家一起分享。

在张义家里,她拿出来了当年的高中毕业合影照,这里没有找到张义,因为她当年提前回来上班了。但是,张义却珍藏着我们四班的这张合影照片,并在照片背后认真地记下每位同学的名字。

这不是如今社会上那种藏着什么目的的回忆。这是对我们共同经历过来的那段岁月,一种深深的眷念,分享那个艰苦日子里幸福的点点滴滴。

张义是1984年11月参加工作的。之后,嫁给了她今天的老公,强哥,1990年12月收获了爱情的结晶,一个小男生。我为张义与强哥拍了合影照,并把他们高大帅的儿子的照片一同发到了同学们的微信群里。

我在微信里写到这里时,田新红同学说,看到他俩的合影,一脸动人的幸福,很受感染,忍不住打电话给她,想起当初去她那里度假,上山采蘑菇,陪她去车间上班,仿佛就在昨天。这份情意不染功利,是内心最美好的珍藏。

刘昱同学说,同学三年,张义的学习分数不是最高的,但人缘却是最好的,那时候男生的心思我猜不透,女生没有不喜欢她的。记得她的家就在我们宿舍后面,那个时候鲁山的冬天很冷,下课了我们熟门熟路地去她家烤火炉、吃红薯。

同学情亲如兄弟姐妹,在同学们的微信群里,大家为张义的幸福生活而感动,并真诚地祝福他们永远快乐幸福,健康长寿。30年不曾见面,而今,大家都在为彼此有一个幸福的家而感动着,幸福着。

正如宋增全同学诗中所歌: 岁月如水,荡涤了你一身的芬芳,成就了今天的香醇,30个春秋走过,但我常常会在梦中,看到你孩提般的天真调皮,花朵般的灿烂稚气。同学之情是我们亲情的延伸,是我们畅新的呼吸,让今后的每一个太阳,都能从我们的手中升起。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pxi11.cn/s-17094.html

相关文章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